盗墓笔记小说网

卷一 白蛇妖仙 第九章 幕后黑手

上一章:卷一 白蛇妖仙 第八章 谁是女鬼 下一章:卷一 白蛇妖仙 第十章 弃卒保帅

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, www.dmbj.cc ,为防止/百/度/转/码/无法阅读,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,记住了吗?

我们来到女生宿舍的门房,余舍监又坐在里面打瞌睡。她被我叫醒后,得知我们又再要到106室调查便不满地咕噜了几句,但终究还是带我们去查看。

因为现在是上课时间,大部分学生都在教学楼,像雅娴等没去上课的学生亦跑到树林外看热闹,所以宿舍里很安静。106室跟之前一样,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但我知道此地肯定有不妥之处,只是我们没有发现罢了。

进入106室后,原本一直都蹦蹦跳跳的喵喵突然变得沉默,没过多久竟然晕倒了,幸好蓁蓁就在她身旁,及时扶住她。我连忙掐她的人中,把她掐醒,并问她怎么了,那里不舒服?她的回答几乎让我们晕倒:“这里有很多猪耶!”

“很多猪?你没事吧,是不是发烧了?”蓁蓁摸着喵喵的前额,又说:“没有发烧呀,怎么会说胡话呢?”

“这里真的有很多猪耶……有很多很多……多得数不清了……还有很多人……有几十个那么多……”喵喵的神智似乎不太清醒,目光略带呆滞,说话也很含糊,但勉强能听清楚。

“他们好像想跟我说话……”虽然喵喵似乎是在胡言乱语,但直觉让我觉得也许能从她的口中得到线索,便问:“他们跟你说什么?”

“他们的声音好少哦……他们都围在那里转圈……”喵喵仿佛非常疲倦,像花了很大力气才把手抬起,指向墙角。.

墙角放有一个较大的箱子,里面都是损坏的羽毛球拍,并无异常之处。我翻弄了一会,便回头困惑地看着喵喵,开始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只是胡言乱语。她的手缓缓下落,指着箱子底部有气无力地说:“下面……”

我把箱子移开,除了发现地板比较干净,没有灰尘之外并无不妥,而这也只是箱子长期压在上面的缘故而已。但是喵喵的手还是指着地板,不停地喃喃念道:“下面……下面……”

我轻敲地板,发现其中一块地板的声音特别清脆,便想把这地撬起来。本以为得费点劲,没想到只是把钥匙插入缝隙里轻轻一撬,就把这块地板撬起来了。

地板撬起后,出现了一个直径三十余厘米的洞口,深不见底。从树林发现的洞穴与墓穴之间的距离推断,墓穴就在这房间的下方约三四米的位置,难道这个洞口与下面的墓穴相连?

我望着余舍监,她不自觉地回避我的目光,支支吾吾地说:“看着我干嘛,我又不知道这里为啥会有个洞。.”

余舍监显然是心虚,但在宿舍里发现一个地洞,并不能证明些什么。幸好,喵喵又“胡言乱语”地指示我到另一个箱子寻找证据,她指着一个很不起眼的箱子说:“篮球……他们都围着那个篮球……”

喵喵所指的箱子,蓁蓁之前就翻弄过,里面有十来个破旧的篮球。我把里面的篮球逐一取出,期间瞥了余舍监一眼,她的脸色很难看,大滴大滴的汗水在额头冒出。放在上面的篮球均无异样,只是比较破旧及出现漏气的情况,但当我从箱底捞出一个有明显裂缝的篮球时,立刻就感觉到异样——这个破篮球比其它的要重得多。

这个破篮球里面显然装有东西,我把手从裂缝中伸入,里面似乎有个塑料袋装着些果壳之类的东西。我把整个塑料袋拉出来,还没看清楚是什么,余舍监就紧张地叫道:“不是我的,不是我塞进去的。.”

她之所以这么紧张,是因为我破篮球里拉出来的是一袋罂粟壳,约有五百克重。我开始明白她那家饭店的菜为何味道会如此特别,能让人吃上瘾,原因就是添加了能让人上瘾的罂粟壳粉末。

“欲盖弥彰,除了你还有谁会有这房间的钥匙?”我提着装有罂粟壳的塑料袋,一步步向余舍监迫近,严肃地说:“藏毒可不是小罪,这袋罂粟壳足够你在监狱里过下半辈子。”

其实,非法运输、贩卖、储存及使用少量罂粟壳并不算刑事罪行,除非数量达二百千克以上。而以我手中这袋大概半公斤的罂粟壳,极其量只能拘留她半个月,并罚款几千元罢了。但是,她显然对这方面的法律法规并不了解,要不然也会装神弄鬼吓唬学生,所以我可以利用这点,夸大她的罪名,迫使她坦言所知的一切。

从余舍监如白纸般的脸色可以看出,我的计谋成功了,于是便开始逼供:“你最好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,或许我能当作什么也没看见,要不然……”我扬了扬手中的袋了,加重了语气:“要不然你就等着蹲牢房!快说,这间寝室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?你和抱婴女鬼是什么关?昨晚为什么故意把蓁蓁骗到你的饭店,你到底有什么目的!”

“这、这、这得从十年前说起……”余舍监被我吓得几乎要老泪横飞,以颤抖的声音讲述此事的来龙去脉——

十年前,106室里住着一个叫夜小楼的丫头,她长得很漂亮,有很多人追求她,经常有男生夜里跑到宿舍后面弹吉他,隔着窗户对她大唱情歌。.然而,她却对众多追求者不为所动,每天都很认真地学习。

后来,她的肚子渐渐隆起,一看就知道她怀孕了。其实,学生怀孕的事情并不鲜见,只是谁也没看见她有跟谁谈过恋爱,所以大家都觉得很奇怪。不过,再怎么奇怪也轮不到我这个舍监去管,所以我并没有理会她的事情。

那年春节放假的时候,宿舍里的学生都回家了,惟独106室的四个丫头没走。学生假期留校也不是什么新鲜事,我并没有在意,只是吩咐她们注意安全,别给我添麻烦就是了。可是,就在假期的第一天,萧教授竟然亲自来找我。之前我们只不过是同在学校里工作,偶尔碰面会点点头而已,根本谈不上认识,所以我当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。.

他一到来就开门见山地跟我说:“住106室的夜小楼是我的学生,她……怀孕了,而且马上就要生产,希望你能帮忙照顾一下……”

我知道小楼跟他的儿子同班,之前也见过他儿子有追求小楼,现在他这么说,傻子也知道那丫头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的孙子。既然是他亲自上门来找我,我可不好拒绝,要知道以他在学校里的地位,只要他跟校长说一声,我这份舍监的工作肯定就没了。

小楼生产那天,他也有过来帮忙,但是他的儿子却没来。这可让我怀疑这丫头肚子里的到底是他的孙子还是他的孩子。

他虽然不是妇产科的医生,但对方面还是有些认识,而且我也是生过孩子的人,同室的三名丫头也一起帮忙,所以生产过程很顺利。可是……可是,生出来的竟然是个畸形的怪胎!

这是我见过最恐怖的一个婴儿,他的双脚竟然粘在一起,嘴巴比一般的婴儿大,还微微突出,而且一生出来就长有四颗锋利的虎牙。.更可怕的是,他一生下来,眼睛都还没睁开就已经会爬,带着浑身血污爬到的母亲身上。我当时被吓得愣住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是呆呆看着,其他人包括萧教授也一样。

怪胎虽然双脚连在一起,但爬得一点也不慢,动作还挺灵活的,一下子就爬到小楼胸前,又抓又咬,硬是把衣服弄破使**露出来,然后张口就咬。我本以为他是想吃奶,但当我听见小楼的惨叫,和看见她**上流出的鲜血,才知道他在咬母亲的**,吸食母亲的鲜血,实在太可怕了!

事后萧教授给了我一些钱,让我给小楼煮些补身的东西,而且还要我保守秘密,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她生了个怪胎。当时我男人的餐馆生意不太好,正打算不干了,所以我就想让他帮忙,替我男人在学校的食堂里谋份差事,毕竟是他先有求于我,我想他不会拒绝。

他想了一会就跟我说:“帮你先生安排工作不难,但工资可能不太理想。不如这样吧,我有不少做中药批发的朋友,也许能帮你弄到一些罂粟壳……”之后,他每隔一两个月就给我弄来一些罂粟壳,我男人把这些罂粟壳磨成粉末加入调味料里,饭店的生意就一天比一天好了。.

因为饭店的生意全靠萧教授的罂粟壳才能起死回生,所以我对他吩咐的事情不敢怠慢,不但每天给小楼送饭菜汤水,开学后更不准其他丫头随便进入她的寝室,以防别人发现她生下来的怪胎。

那怪胎也很奇怪,从来都不哭不闹,除了咬母亲的**吸血之外,其余时间都是窝成一团睡觉,所以一直都没有被其他丫头发现。

可是,后来怪胎的食量就越来越大,而且他只会在**上吸食鲜血,别的东西碰也不碰。单靠小楼喂养他显得得十分吃力,不管我给她送来多少补品,她的脸色还是一天比一天苍白。后来其他三个丫头也给怪胎喂血,情况才得到改善。那时萧教授每个月都会给我一笔钱,让我给她们做些补品,因为有不少赚头,我也乐于这么做。没想到后来竟然发生这样事情……

小楼把琼枝杀死之后,怪胎就不知所终了,开始时我还以为是萧教授把他带走了。但是出事后的第二天,萧教授就跟我说106室里有个地洞,叫我每晚半夜丢一颗猪心进去,而且每个月阴历十五那天,他还会弄来一颗人心让我丢进去。.我想他大概是把怪胎藏到地洞里面去了,因为只有那怪胎才会吃这么恶心的东西。

每晚半夜提着一颗猪心到一间曾经发生凶案寝室,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,而且有时候还得提上一颗人心。我很担心会让宿舍里的丫头发现,恰好当时传出樟树林里有女鬼出没的传闻,于是我每晚拿猪心来的时候就换上一套白色衣服,还弄得披头散发的,把这些丫头吓唬一下,使她们不敢出来……

听完余舍监的叙述后,我便说:“大家都以为这里有鬼,你把罂粟壳藏在这里就不会被人发现了。”

“这个……这些东西都是萧教授给我的,我什么也不知道。”余舍监避重就轻地回答。

“真的什么也不知道?”我以严肃的语气说:“要是你不知道罂粟壳是违法东西,你用得着藏得如此隐蔽吗?”

“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……”余舍监终于哭出来了。

蓁蓁瞪了我一眼,似乎是责怪我用如此龌龊的手段欺负余舍监这个欧巴桑,我耸耸肩对她回以无奈的微笑,转头又继续恐吓余舍监:“昨晚的事情你总知道吧,你到底为何要把蓁蓁骗出校外,你和女鬼是不是一伙的!你可知道杀人是要枪毙的!”

“不关我事,不关我事,我跟那女鬼一点关系也没有,我没有杀人。.”余舍监急得连忙摆手摇头。

“那你为什么要把蓁蓁骗到餐馆去?”我厉声道。

余舍监被吓得浑身颤抖,略微结巴地回答:“是、是萧教授叫我这么做的。昨晚他打电话给我,叫我去找调查女鬼案的女警,找到后就把她带到餐馆去,十一点之前也别让她走。他还特意吩咐我要把她带到包廂里去。”

“为何一定要带到包廂?”我喝道。

“可能是因为包廂做了隔音吧,手机带进去一般都没有信号。”

原来如此,那么就算蓁蓁昨晚身上带有手机,我也不见得能找到她。看来这萧教授还不是那么容易对付,他很可能发现了雪晴在监视他,便以电话遥控余舍监引开蓁蓁,把我和雪晴引入树林,再招来女鬼加害我们。.

事已至此,幕后黑手唤之欲出,但我还得再问余舍监一个问题:“106室没出意外的那二个女生夏雨岚和月影清是否仍在医大里工作?”

“是,不过她们都改了名字。图书馆的管理员潘秋霞就是夏雨岚,萧教授的助手曾倩仪就是月影清……”余舍监已把我想知道的全盘托出,于是我便让封锁树林的武警帮忙,先把她押送到警局做一份详细的笔录。

她几乎为我解开了所有疑问,现在案情已经很明朗了。十年前,萧教授和他的学生夜小楼发生了关系,致使夜小楼诞下怪胎。夜小楼也许因此而患上产后抑郁症,在精神失常的情况下杀死室友秦琼枝。萧教授为免丑事被揭发,把怪胎藏于106室下的墓穴中,并让余舍监为其提供食物。然而,怪胎每月必须进食人类心脏,所以他就利用职权之便盗取解剖后的尸体心脏。但解剖用的尸源不足,他只好让儿子萧逸轩犯险,于省人民医院的太平间盗取尸体心脏。更让夏雨岚及月影清假扮女鬼于樟树林中杀人,取得心脏以供怪胎——也就是杀害三名消防员的蛇妖食用。

图书馆失火一事显然是夏雨岚所为,她在宿舍入住记录本上,记载了她们四人入住资料的那一页涂上白磷,并在灭火器上做了手脚。如此只要有人查阅她们的资料便会引发火灾,把所有资料烧毁。

当然,这只不过是我的猜测,事实是否如此,只要把萧教授抓起来盘问一番便可知道。而现在的问题是,萧教授身旁的月影清拥有异于常人的能力,要抓他们可不容易,而且老奸巨猾的萧教授也不见得会坦白交代自己所犯的罪行。

让武警帮忙押送余舍监时,我本想让喵喵也一同离开,但刚才还气若游丝半生不死的她,走出106室的房门之后,便渐渐恢复过来,随后更吱吱喳喳地跟蓁蓁聊个没完没了,让她先行回家休息,她还不愿意。

我突然想,这次能从余舍监口中套取口供,喵喵可说功不可没,虽然她只是含糊地胡言乱语一番,但却让我们发现了一直都没注意到的细节。难道老大之所招务她入诡案组,是因为她拥有某些常人不具备的能力。

刚送走余舍监,伟哥就出现在我们面前。我上前抬脚想给“伟弟”打个招呼,却被他躲开了。

“靠,你丫还敢躲呢!叫你三十分钟内来到,你丫竟然磨磨蹭蹭了一个多小时。”正所谓初归媳妇、落地孩儿,伟哥这种人不偶尔给他点颜色看看,他就不会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。

“慕老弟你可知道现在是午饭时间啊,路上的汽车塞得就差没叠起来。”伟哥的语气显得很委屈。我也不好意思再整他,反正他早来半个小时也不见得对我们有多大帮助。因为现在首先要处理的不是下水道的蛇妖,而是幕后黑手萧教授。

伟哥把下水道的平面图交给我后,我就让他和喵喵自己找地方遛达,反正现在也没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,注意保持联络就是了。然后,就跟蓁蓁准备去“请”萧教授等人回警局接受调查。

然而,就在这时候,一声清脆枪声响遍校园,我立刻意识到又出事了。果然,雪晴随即来电告诉我一个让我愣住了好一会儿的消息:“萧教授死了!”

诡案组小说的作者是求无欲,本站提供诡案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诡案组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www.dmbj.cc

上一章:卷一 白蛇妖仙 第八章 谁是女鬼 下一章:卷一 白蛇妖仙 第十章 弃卒保帅

2018-2019 © 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/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.
Powered by DMBJ.CC .

天墓之禁地迷城 局中迷 青囊尸衣3残眼 鬼喘气 盗墓笔记2:秦岭神树